2013年1月29日,星期二,天氣

 

28日晚,享用完畢麥當勞套餐即刻就寢,深怕隔天一早若產兆來了,會因為睡眠不足而缺乏體力。

事實當然不如人所想的那麼順心,凌晨時刻,戰爭一觸即發。

 

[02:50]是尿?還是破水?

睡到一半被宮縮痛醒,這種經驗倒還是頭一次,之前再怎麼樣宮縮也不會把我痛醒。

覺得下面有股暖流潺潺流出,無法控制,我以為可能是寶寶壓迫到膀胱導致漏尿了,

於是把身旁熟睡的老公叫醒,跟老公說我想要尿尿,而且我剛剛好像漏一點點在產褥墊上了。

老公開燈一看,說產褥墊上有一點點淡紅色耶,於是便請護理師來看。

護理師看過之後,說可能是落紅,但因為量不多,只是一滴滴的偶爾滲出來,

特別交代如果像尿尿一樣忍不住一直流,就是破水,要通知她。

 

[03:00]陣痛準備期

護理師離開後不久,期間又宮縮無數次,好幾次都像經痛時的痛著,

旁邊儀器指數飆至127(頂峰),會覺得子宮被繃的好緊好緊好緊......,又有液體不自覺地流出來。

 

[03:45]內診檢查,確定破水。

IMG_9674  

護理站有與待產房連線,能透過螢幕知道產婦的宮縮與寶寶胎心音情形。

此時,護理師自己跑進來檢查,目視產褥墊情形確認為破水。

進行內診檢查,COW~超痛的!當護理師將手抽出來後,明顯感覺到一股洪流隨著流出,且為黃綠色液體,

護理師說寶寶已經把胎便先解在羊水中了,05:00時開始注射抗生素。在這之前,還得繼續忍痛。

 

[05:00]注射抗生素與掛上氧氣呼吸器

護理師進來讓我戴上氧氣呼吸器,並且內診,又流出黃綠色帶胎便的羊水。

此時我還不曉得為什麼我要戴呼氧器,一直覺得每位產婦應該都是如此吧......。

護理師離開後不久又進來,說要幫我抽血,我也不疑有他,都覺得是必經流程。

後來護理師告訴我,說因為宮縮壓迫胎兒導致寶寶胎心音不穩定,

因此我必須認真使用氧氣呼吸氣來幫助寶寶提高胎心音。

身旁的儀器有顯示寶寶胎心音的數值,當我使用氧氣呼吸器時,胎心音數值便很明顯地上升著,維持在標準值內。

在這之前,即使陣痛沒有停歇過,但都還在能夠忍耐的程度,因此都能與老公繼續談笑風生。

隨著陣痛頻率越來越快,從一開始的7-8分痛一次,到4-5分痛一次,

我漸漸有感,好像越來越難忍耐了,也不自覺的開始痛出聲。

 

[06:36]總醫師內診

烏醫師是位女醫師,我一直對女醫師存在著高度敬仰,著實佩服天底下所有女醫師

讚嘆之餘,烏醫師已準備好內診。烏醫師說已開三指,但心跳不穩,太常降到110以下,可能要考慮剖腹。

早上八點刀房空著,若要剖腹,可以安排八點進刀房,接下來一直到下午,刀房都被排滿了。

什麼!?剖腹!?

我一直是非常崇尚自然產的,我覺得唯有透過自然產的經歷才能深刻體會生產大不易。

但是,專業的醫師都提出建議了,表示我們真的得放下堅持自然產的原則,

好好討論是不是有讓母體與胎兒更安全的方法來生產。於是,我們告訴烏醫師,希望能給我們一些時間討論。

而且,李醫師正好早上不在!!!下午才回來,不過有一直用電話和總醫師保持聯絡掌握我的情形。

李醫師在電話中也是建議我們直接剖腹了,不過我們還是想多忍耐一下,

等到李醫師回來親自檢查評估看看......。

 

說什麼討論,根本沒有時間、沒有體力去討論。

為什麼?因為---我---痛---翻---了---啊---!

陣痛頻率比之前又更密集,2-3分鐘來一次,我也早已不顧形象哭天搶地胡亂吼叫了。

 

接下來便陷入瘋狂內診與陣痛的漩渦之中。

 

[08:00]形象是什麼?陣痛來了還管他形不形、象不象哩!

護理師內診,開三指半,建議我的姿勢能夠維持15分鐘左躺、15分鐘右躺。

又繼續在待產房中大吼大叫,隔壁床的產婦也和我一樣努力著,

我們好像在比誰叫的更慘烈似的,我無法思考,只覺得床圍護欄都快被我捏爆了!!!

 

[08:50]骨盆腔炸裂的痛感

又內診!而且還得在陣痛來臨時伸進去,那簡直是痛上加痛,痛到真的很想一頭往護欄撞去...。

那種痛覺,就很像身體強強要被人一撕為二的感覺,而且也不一口氣撕開,是慢慢折騰人的撕裂著。

會覺得寶寶的頭一直在向下擠,又擠不出來,超不痛快的!

 

[09:00]護理師按摩、協助調整呼吸。

待產時,會有護理師來協助及教導老公幫產婦做腰部按摩,也會幫忙調整產婦呼吸。

調整的方式是當陣痛來臨時,護理師會請產婦深深呼一大口氣,然後由護理師從一數到十,

再深深吐一口氣,照樣從一數到十的時間。

但是,由於我的陣痛間隔時間實在太短太短了,有時痛完不到30秒,又得面對另一波陣痛,

緊湊到我連呼吸都覺得痛,常常護理師數到五,我就大喊:「不行!我不行了...痛...痛...痛...」

每次都覺得對護理師很過意不去,畢竟護理師是很有耐心地在協助產婦身心舒緩的。

 

[11:30]開四指;注射軟化子宮頸藥劑

最疼痛的時候,偏偏時間過的特別緩慢。骨盆腔已經不知道被拉扯幾回了,

每次拉扯都是宮縮指數飆到頂峰卻也難以形容的痛,偏偏最痛時還要內診啊!

不知道日子、不知白天黑夜、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,唯一知道的就只是「痛」。

 

[13:20]李醫師趕回來了!終於!!!

李醫師終於趕高鐵回到台北了,看見李醫師,彷彿見到救世主,心裡有多麼歡喜啊~(膜拜)

李醫師、烏醫師及護理師們圍在床邊,等待宮縮指數飆升時內診。

之前每回內診時,因為一直在陣痛毫無休息時間,所以很容易抓到機會內診。不需要等待。

不過很奇妙地,李醫師一來,反而停止陣痛了,那是我的陣痛生涯裡唯一讓我有機會喘息的一次,

連烏醫師都嘖嘖稱奇,直說著:「李醫師一來,寶寶就變乖了!」

 

內診結果,開四指多,但胎頭降的速度太緩慢,印象中我只記得李醫師仍然建議我們剖腹,

離開前邊說著:「你們再考慮一下,我在外面等你們的討論結果。」

眼見李醫師就要離開,我也不知哪來的勇氣,趕快向李醫師大喊:「李醫師,可以現在就開刀嗎!!!」

李醫師說:「妳想要馬上開啊,可以啊,我請護理師拿手術同意書給你們。」

不過之前烏醫師建議剖腹時,我們就已拿到一大疊同意書了,

因此老公帶著一疊同意書,到待產房外面找李醫師請教問題。

據老公表示,李醫師說他認為自然產的機率約只有20%,因為胎頭未降完全,

他可以等到17:00,但還是建議剖腹,因為很有可能痛到17:00還是得剖,畢竟降的速度實在太慢。

當老公仍然猶豫不決時,李醫師來了一句:「身為男人,你捨得讓老婆痛這麼久嗎?」

之後聽到老公向我轉述李醫師這番話,簡直太感動了,李醫師你好MAN!

可惜我無福親耳聽見李醫師說的這段話,此時此刻的我正一個人躺在床上繼續胡亂吼叫的......。

 

[13:45]簽同意書、麻醉科醫師前來說明各項麻醉適應症

同意書由老公簽署,我們沒時間,我也沒體力一張一張地看完。

在老公簽署同意書之際,麻醉科醫師來到床邊說明各種麻醉適應症,

辛苦麻醉科醫師了,但是其實我肚子真的痛到受不了,你眼中看見的我的Peace貌都是假的,

我根本沒有心思好好的去聽醫師說什麼,一心只想著:「快來把我推進手術室吧......」

 

[14:00]進手術室

依稀記得,在被護理師從待產房推至手術室的路上,我還是不斷的哀嚎著,

雖然都在同一層樓,距離也蠻近的,但在安靜的走廊上一直亂叫也亂奇怪的。

是說理智線早已燒斷的我,當時哪有力氣再去想這些啊!

 

進手術室後第一件事,大家合力將我換到另一張更窄的手術床上,接著就是讓下半身麻醉。

麻醉科醫師讓我側躺,在脊椎附近尋找注射位置,

我不斷跟醫師說:「嗯...嗯...好痛哦!我肚子好痛哦~~~」

但因為注射位置離脊椎很近,我必須保持靜止以便麻醉順利注入正確位置,

麻醉醫師聽到我一直喊痛,叮嚀著:「不要動哦,忍耐一下下,不要動哦,要打脊椎附近哦~」

怕壞事了的我只好用盡全身力氣忍耐著陣痛,只做內心無聲的嘶吼。

 

打完麻醉,效果立即顯現,感覺有一股暖流往延著大腿往腳趾流動,已經不再陣痛了,下半身也有微酸麻的感覺。

後來被翻正呈大字型躺著,聽見大家準備器械的聲音和來回的腳步聲,護理師也在我胸口和指頭裝上測心跳脈搏的雞絲。

隨後麻醉醫師拿兩顆酒精棉球,一顆放額頭上,一顆放肚皮,測試麻醉效果。

(正常情況下應該是額頭覺得冰,肚皮沒感覺)

 

過程中,一直聽見李醫師的聲音,不過不是和我說話,是李醫師在和大家聊天的聲音啦!

第一次手術,我都快緊張死了,相形之下李醫師更顯得一派輕鬆貌耶~

 

一切準備就緒,李醫師戴好手套準備動刀。

李醫師走到我面前,大喊著:「哦...你們看這肚子這麼長怎麼可能生的出來啊......來,我們大家來猜,小孩有多大?」

我忍不住笑了出來,心想,李醫師估體重的準確度可是比超音波儀器還出名的準確,

現場怎麼可能有人敢跟李醫師開賭盤猜小孩體重啊!

 

大家各就各位,李醫師仍然一派輕鬆的和大夥們聊天,只是沒有繼續在手術室內晃悠。

我無聊的盯著天花板發呆,手術室氣氛還蠻熱絡,沒有冰冷的孤獨感,心裡安了許多。

李醫師還和我聊起從事什麼工作呀、大學唸什麼科系之類的,

回答完,李醫師說:「哇~妳這麼喜歡小孩,那妳要多生幾個啊!」

 

對於一個才剛從陣痛地獄解脫的人說要多生幾個小孩,無論是誰,當下應該都會退卻三步吧...

 

時間過了很久,依我估大約過了十幾分鐘吧,我又開始無聊起來,

心想著:「李醫師一直在聊天,到底何時才要動刀呀...」

沒多久,突然聽見好響亮好響亮的哭聲,是寶寶的哭聲,混雜著羊水的哭聲!!!

我還想說,誰家的小孩這麼有力氣啊,哭聲傳到手術室來,好強哦!

於是就問:「哇那是隔壁產房的媽媽生了嗎?他小孩哭聲好響哦!」

李醫師說:「不是,那是妳的小孩......」

真的假的!是我的!?

隨後聽見護理師報著寶寶出生時間,「體重3850」。

哇賽,我很確定沒有聽錯,但寶寶體重也太超乎我所想像了吧!

原本想要寶寶體重在3000g出頭最適合,頂多3300g好了,

產前回禾馨蘇醫師那兒照超音波衝到3800g,一直覺得反正有誤差值,算3600g好了。

沒有想到寶寶出生,體重真的衝到3850g去。

IMG_9675   IMG_9677

  

 

護理師把寶寶清潔完畢,把一直嚎啕大哭的寶寶抱到我臉邊,數著手指和腳指頭給我看。

也讓我看了一些身上的印記之類的,說明有些是會隨著寶寶成長而消失的。

護理師讓我和寶寶輕輕的臉碰臉,好神奇啊,寶寶居然就停止哭泣了,

我輕輕地向寶寶說:「哈囉,我們終於見面了!」

隨後,護理師便把寶寶抱走,可能是要推出去讓老公看寶寶吧!

我繼續望著天花板發呆,李醫師可能是正在縫合傷口吧,

突然一陣陣反胃的感覺襲來,原本想忍一下就過去的,沒想到感覺越來越強烈,

再也忍不下去了,怕講的太小聲沒人聽到,於是大喊:「我---好---想---吐---哦---!」

護理師趕快衝過來放一條綠色布在脖子邊,說吐的時候臉要側一邊吐哦!

我嘔了一些唾液出來,手術前本來就沒吃什麼東西,實在吐不出來,只能乾嘔。

 

麻醉醫師過來,說:「來,打一針讓妳睡一下哦!」就把針注射到點滴管中。

很快的我便在不知不覺中睡翻了。

 

不知睡了多久,醒來後我已經在恢復室了,婆婆正坐在旁邊,說老公去辦理寶寶的住院手續。

護理師不斷的為我量測血壓,術後我的血壓衝蠻高的,一度達171,

護理師一直問我:「都不會頭暈嗎?都不會不舒服嗎?」

我一點感覺都沒有,沒有頭暈、沒有不舒服,一切就如往常一般。

但血壓仍然升高,經醫師評估,讓我在舌下含了顆降血壓的藥。

幾經血壓量測後,終於有降到正常範圍之內。

 

和婆婆聊著聊著,老公辦完手續回來了,不久後便要準備動身前往產後病房。

我們的寶寶正在做新生兒各項檢查,因此要七點才會回到我們身邊。

 

六點多,李醫師來巡房,說我們的寶寶在台灣來說算巨大的,開一開也好啦...。

也是,雖然沒有辦法自然產,心裡感到遺憾,不過母女都均安才是最終目的。

 

剖腹產後,護理師詢問我需不需要注射術後止痛?

其實,經歷過前面十幾個鐘頭的陣痛以後,術後傷口疼痛對我來說,只是小CASE啦!

於是揮揮手,瀟灑地說:「不用」。

 

接下來住院五天,包含待產與生產的二天,住在醫院總共一週的時間,

老公事後回想,都稱呼這週為「血的記憶週」,

摧生時老公的精神折磨也不比我少,要忍受我變母夜叉後的痛罵與不耐煩,

生產完由於我有傷口的關係,不能下床,換尿布哄睡都是老公一手包辦,

除此之外還得照顧我的生活所需。而我只要負責餵母乳......。

就連生產完隔天,爸媽、妹來探望我們時都一致說:

「妳剖腹產以後為什麼臉色還這麼好,反而是你ㄤ臉色超差的耶......」

難怪,老公是多麼不情願地去回想這段記憶啊!

 

 

小霏霏,歡迎妳來到我們的世界,正式加入我們的生活哦!

新手爸媽上路,動作非常笨拙,妳要多多包涵唷~

 

小霏霏,身高52.5cm,體重3850g。

IMG_9694 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a 的頭像
Mia

♡ Honey Castle ♡

M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